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7版:新作为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7版            新作为
 
今日关注

2019年2月11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爱洒山乡40载 此生甘为育苗人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文正才

图为王俊云给学生上课。

临近期末统考时的一天,凌晨三点钟,湖南省桃江县鸬鹚渡镇长江完小校长王俊云的手机骤然响起,学校工友报告抽水机抽不上来水了。王俊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迅速穿上外衣,骑上摩托就出了门。睡梦中的妻子嘟哝了一句:“又是喊你,深更半夜骑车要小心点!”

全校师生等着用水蒸煮早餐,没有水,断然是不行的。王俊云深知自己作为校长肩头上的担子有多重。他早已习惯因为学校的事务而在深夜或凌晨响起的电话铃声。

王俊云现年58岁,是全镇乃至全县最年长的基层学校校长。此外,他还兼任总务主任、班主任和语文教师,被称作是“全能校长”。

1978年,王俊云中专毕业,选择来到这偏远的山区小学。当时学校的房子还是老式红砖房,教室简陋、宿舍狭窄,二楼的房间甚至没有楼顶板。但他没有怨言,自己用单车驮着简单的铺盖就来了,这一晃,40年过去了。

王俊云每天早出晚归,校园里,他是到校最早的,也是离校最晚的。凌晨起来到学校处理应急事务、周末在学校加班是家常便饭。学校人手少,女老师又占绝大多数,体力上的活王俊云几乎都是一手包揽:换灯泡、挑水泥砖、检查电线线路、高空作业搞卫生……哪里有需要,哪里就会出现他的影子。2017年,为了迎接省里的两项督导评估验收,他组织师生搞卫生,自己承包了高处的墙壁。谁知清扫时一脚踏空,不幸从梯子上摔下来,扭伤了脚。大家都以为他会休息一阵,结果在医院简单治疗后,第二天他却跛着红肿的右脚出现在了校园里。

如此付出,源于王俊云对教育事业的爱,对山区孩子的爱。王俊云的同事说,有一个夏天,天已经黑了,王俊云发现自己屋门口的马路边有个小女孩在哭。出于职业习惯,他上前询问情况。从女孩断断续续的述说里,王俊云得知她是30里外的筑金坝人,读四年级,从桃江县城乘班车回家,却稀里糊涂地提前下了车,现在找不到回去的路,急得哭起来了。他二话没说,用自己唯一的交通工具——单车,载着孩子,一路飞奔把孩子安全送到了家。女孩父母见到自己孩子的一刹那,真是百感交集,久久握着王俊云的手不放,连声感谢:“幸亏孩子碰到了老师!”

对自己的学生,王俊云更是事事关心。来自贫困家庭的唐同学,每当要开学,总是面带忧郁,王俊云看在眼里,便偷偷为他垫付了学杂费。胡同学跟着亲戚住,父母由于种种原因基本不理家里的事,孩子也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王俊云为此多次上门家访,除和孩子的父母沟通外,还亲自为孩子上县城书店买学习资料,指导孩子学习;邹同学是留守儿童,70多岁的奶奶无法管教他,孩子整日如脱缰的野马,学习每况愈下。作为班主任,他三番五次找孩子谈话,为孩子制定学习计划,辅导被落下的功课,邹同学的语文成绩在后来的统考中,破天荒地及了格,且成绩稳步上升。在孩子们眼里,王校长不仅是他们的老师,更是他们的“王爸爸”。

40年如一日,王俊云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无私奉献着自己的青春,用真情浇灌一棵棵幼苗茁壮成长。这40年来,别的老师来了又走,可他却始终坚守。其实他不是没有机会到更好的地方去,因为成绩突出,上级几次想把他调到镇中心完小工作,但王俊云都拒绝了。他的理由很简单:“习惯了这里的味道,对这里有了感情。比起城里,山里的孩子和家长更需要我。”

他在《工作日志》中写道:“因为爱,我们肩负重大责任。”同事们说,王校长是一位身先士卒的好校长。他说:“我只是在努力当一名称职的校长。”家长们说,王老师是一位细心负责的班主任。他摆摆手:“我常感到愧疚,在条件一般的学校,我不能让你们的孩子获得最好的发展。”王俊云在教学上也是一把好手。中心学校的领导表扬他,说搞行政的人能坚守教学前沿教主课且教学成绩出色,非常难得!他很谦虚:“在教学上,我永远是一名小学生。”(文正才)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