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4版:观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4版            观察
 
今日关注

2018年10月23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韩国近两千私立幼儿园黑幕曝光

园长贪污公款购买奢侈品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本报特约记者 慕溪

在街头请愿的韩国幼儿及家长。
今年9月,首尔上道幼儿园因附近工地护墙崩塌而发生倾斜,将不得不被拆除。不少人指责,政府部门对幼儿园的支持和监管不到位,以至于酿成如此险情。(均为资料图片)
韩国议员朴用镇(图左)10月在国会披露有关私立幼儿园贪污乱象的调查情况,不少人围住他询问更多细节。

韩国一名国会议员10月披露的调查数据显示,韩国将近2000家私立幼儿园曝出贪污丑闻,家长们为孩子交纳的学杂费以及政府发放的专项补贴资金遭园方高管人员侵吞。在多起案例中,幼儿园园长挪用公款购买LV名牌包、入住豪华宾馆,甚至还购买性玩具和其他成人用品。

令人咋舌的是,这项调查并未覆盖韩国所有的私立幼儿园。不少观察人士推测,所曝光的案情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韩国舆论因而敦促当局在全国范围展开彻查。

短短几天之内,韩国数千民众尤其是众多家长向政府部门提交请愿书,要求彻查贪污案件、杜绝类似乱象。一名愤怒的家长说,那些私立幼儿园园长以前总是强调,虽然私立幼儿园收费更高,但是提供的教育品质也高,“没想到学费竟被园长私吞了”!

园长贪污 购买成人用品引发哗然

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朴用镇10月中旬在国会披露一组调查数据,引发对韩国私立幼儿园公款遭贪污等腐败现象的警惕和关注。

这名议员说,韩国教育部2013年至2017年对全国私立幼儿园进行一项联合调查,查出5951起账目作假的案例,共1878家私立幼儿园涉嫌贪污国家补贴资金或家长们交纳的学杂费,贪污总额达到269亿韩元(约合1.64亿元人民币)。

在被查出猫腻的幼儿园中,位于京畿道的一所私立幼儿园园长由于贪污入园儿童的学杂费,已于今年1月被炒鱿鱼。据《韩国先驱报》报道,这名园长侵吞公款后大肆挥霍在豪华宾馆、卡拉OK厅等消费上,采购高级定制的名牌包,甚至还购买包括性玩具在内的成人用品,以及用来支付自己的汽车保养费、公寓装修保养费等。

按照韩国《中央日报》的说法,把政府发放给私立幼儿园的补贴资金据为己有,用于购买名牌包、甚至成人用品的幼儿园园长“不止一人”。这一消息曝光后引发全国哗然,担忧和指责之声不绝于耳。

得知孩子的幼儿园被列入贪污名单中,一名家长愤怒地说:“幼儿园园长过去还一直强调,虽然学费比其他幼儿园贵,但所提供的教育品质有所不同。没想到学费竟被园长私吞了。”

上述调查数据是由韩国教育部设在全国各地的17个下级部门统计汇编而成。韩国媒体提醒称,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这项调查并未涵盖韩国所有私立幼儿园,因而有理由推断所查出的案情只是“冰山一角”,实际腐败案件数量可能更多。

面对舆论压力,韩国教育部随即作出承诺,将与地方各级教育部门联手调查私立幼儿园资金状况,努力确保相关调查进展公开透明,并将向公众公布存在贪污现象的私立幼儿园完整名单。

呼吁监管 堵住漏洞防再犯

朴用镇在韩国国会发言时说,全国私立幼儿园均在领取国家发放的补贴,因此韩国政府有责任监管这些补贴资金的具体去向。他提议建立一套新的监管机制,以堵住私立幼儿园贪污公款的种种漏洞。

朴用镇指出,目前韩国各地教育厅对幼儿园的监管程度不一,有些地区的监管情况较好,腐败案例相对较少,但另一些地区则缺乏长效监管,腐败案例居高不下也就不足为奇。另外,与公立幼儿园相比,对私立幼儿园的监管情况明显更差。

“过去3年间,一些地区的教育厅对所辖地区半数以上的幼儿园进行检查;而在另一些地区,只有10%的幼儿园接受过检查,”朴用镇说,“对私立幼儿园而言,则几乎不存在监管机制。”

自韩国媒体曝光这桩私立幼儿园贪污丑闻以来,在短短3天内,便有数千名韩国民众及家长向当局请愿,希望彻查腐败案件,完善监管机制。截至10月14日下午,韩国政府已接到大约110份请愿书,共有超过4000人签名,内容涉及严惩贪污腐败分子、对全国私立幼儿园加强监管等。

一名家长在请愿书上签字后当场表示:“作为韩国公民,作为一名父亲,我真诚地要求对全国所有的私立幼儿园都进行一次综合检查。”

一位母亲留言说,她有3个孩子,“孩子到底要上哪一家幼儿园,我们家长才能放心?”她呼吁政府“应该吊销那些有贪污行为的幼儿园园长和教师的资格证”。

另一名网友则评论称,被查出贪污的幼儿园“应该全部关闭,由政府来新设公立幼儿园”,“家长没办法继续让孩子上这么糟糕的幼儿园,政府应着手采取后续措施”。

舆论风暴 低生育率引担忧

连日来,韩国舆论不断批评和嘲讽幼儿园贪腐丑闻,凸显公众对这起丑闻的高度关注。例如,韩国《中央日报》刊载一幅讽刺漫画,刻画了一名酷似幼儿园园长的人士把一根巨大吸管伸入一名孩童的书包中,源源不断地吸取“好处”。

在10月15日韩国各大报刊中,至少两家报纸以头条新闻大篇幅报道私立幼儿园贪腐乱象。其中,《韩国日报》当天的头条文章是《私立幼儿园暗箱操作 会计掏家长腰包满一己私欲》,《同胞新闻》的头条标题则是《私立幼儿园腐败泛滥 巨额补贴监管缺位》。

一名参与请愿的家长接受采访时说,他每个月为孩子上幼儿园支付15万韩元(约合920元人民币)至20万韩元(约合1227元人民币),而据他所知,政府每月为每名儿童另行向私立幼儿园发放25万韩元(约合1534元人民币)至35万韩元(约合2147元人民币)补贴。

这名父亲说,把家长交纳的学杂费和政府发放的补贴两项相加,一家私立幼儿园每个月可从每个孩子身上收取40万韩元(约合2454元人民币)至55万韩元(约合3374元人民币),而这笔资金却遭到为人师表者的侵吞,令他感到震惊和沮丧。

韩国儿童保育与教育研究所今年3月发布的一项统计显示,韩国2017年平均每名5岁及以下儿童的月开销为19.8万韩元(约合1215元人民币),占到家庭总收入的6.2%,这意味着全国这一年龄段的儿童总开销达到8.4万亿韩元(约合515.7亿元人民币)。

其中,上私立幼儿园的儿童每月开销略高于公立幼儿园,每月平均学费为21万韩元(约合1288元人民币),若包括餐费、文具用品等杂费在内,则学杂费总计27.3万韩元(约合1675元人民币)。

韩国媒体介绍,韩国政府向幼儿园发放补贴,主要是为了减轻民众的育儿负担,以期提升生育率。韩国近年来老龄化、低生育率等现象严重,引发不少社会问题。据韩国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韩国今年7月新生儿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跌幅达到8.2%。

家长无奈 幼教资源缺口大

最新披露的私立幼儿园腐败丑闻,在韩国民众特别是家长群体中激起愤慨。但是,不少家长无奈地表示,即便知晓园方捏造账目、侵吞政府补贴和家长交纳的学杂费等违法行径,家长们面临的选择也很有限,往往只能继续把孩子送去这些私立幼儿园。

根据韩国保健福祉部10月提交给国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使用公立幼儿园及托儿所的儿童比例仅为12.9%。据预测,这一比例有望在2018年升至15.4%,2022年升至27.5%,但仍然远远低于文在寅政府所设40%的目标。

一些观察人士表示,文在寅政府计划加大对公立幼儿园的投入和支持力度,以减轻家长育儿负担,达到鼓励生育、扭转低生育率的目标。韩国2017年新建373所公立幼儿园及托儿所,并打算在今后4年内平均每年新建450所公立幼儿园及托儿所。尽管如此,在韩国不少地区,公立幼儿园的数量仍然不足,家长们只能就近选择私立幼儿园。

并且,过去两年来,韩国新建幼儿园总数的32.9%在首都首尔,而偏远地带供需缺口较大,是一个令人无奈的事实。

一名母亲最近签署请愿书后告诉《韩国先驱报》记者,她的孩子所在幼儿园赫然出现在贪污丑闻名单之列,但是她家附近没有其他幼儿园,所以她没法给孩子办理转园手续。

“现在我已经知道幼儿园园长在贪污我们的钱,可是我还能把孩子送去哪里呢?我别无选择,只能听园长给出种种借口,把这一切都当作‘误会’,”这名母亲说,“在这些丑闻中,受到伤害的是孩子们。我多么希望孩子们在一个公平的国家和社会环境里成长。”(本报特约记者 慕溪)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