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6版:史鉴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6版            史鉴
 
今日关注

2018年6月8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良渚遗址: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陈寿田

余杭反山M12出土的玉琮,被誉为“玉琮王”,良渚文化的代表性器物,国家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的文物。
“玉琮王”上琢刻的神人兽面纹,这是良渚文化具有代表性的一种纹饰。
余杭反山M12出土的玉钺,被誉为“玉钺王”。

(图片由杭州良渚遗址管委会提供)

浙江省杭州市北郊余杭区境内以良渚古城为核心的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多年文明史的圣地,是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

灿烂辉煌的物质文明

以良渚遗址命名的良渚文化,距今约5300年—4300年,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最为显赫发达的考古学文化之一,创造出了灿烂辉煌的物质文明。

良渚文化有着先进的稻作农业,普遍采用犁耕的方式种植籼稻和粳稻,在良渚古城池中寺遗址发现了近20万斤炭化稻谷,是良渚文化劳动生产率显著提高的有力证明。

良渚文化拥有门类完备、分工精细、工艺精湛的手工业体系,尤以玉器的生产制作最为突出,玉器种类涵盖以琮、钺为代表的礼仪重器以及一般装饰品。玉器上通常采用浅浮雕、阴线刻和镂雕等工艺雕刻出精美的纹饰,在反山遗址12号墓出土的一件玉琮上,1毫米的宽度内刻有5条弦纹,充分反映了当时玉器加工制作的高超水平。

1936年11月3日,施昕更先生拉开了良渚遗址考古发掘的序幕。八十多年来,考古学家们在良渚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不断有惊人的发现,考古研究工作取得了重大成果。良渚遗址多次入选“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良渚古城考古发现被国际权威专家投票评选为“世界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良渚遗址的价值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所认知与接受。

石破天惊的良渚古城

良渚遗址是良渚文化遗存最密集、最核心的地区,在42平方公里范围内,共有建于五千多年前良渚古国的王城遗址、高等级墓地、祭坛、居住地遗迹等重要遗址近300处。

2007年,良渚古城的发现石破天惊。这座由宫殿区、内城、外城组成的三重结构的史前王城城址,是目前已知五千年前世界最大的城址之一。

良渚古城的内城由四面城墙围合而成,城墙内的面积就达三平方公里,其中莫角山宫殿区位于内城的正中心,是中国已发现的最早的“紫禁城”。古城的四周城墙有完全对称的八个水路城门和一个陆路城门。同时,在古城内外还分布着多处不同大小、不同等级、不同功能的聚落,形象地标示了中国后世王朝“国”“野”之分的政治格局。在2013年首届世界考古论坛上,来自世界各国的考古学界权威针对全球99个候选的考古发现进行投票,以得票多少评选出了“2011—2012世界十项重大田野考古发现”,埃及金字塔聚落得票第四,良渚古城紧跟其后,名列第五。

经过考古学家长达九年的考古调查,至2015年,在良渚古城北部共发现了由11条大型堤坝组成的人工水利工程,经过碳-14测年和一系列多学科研究论证,这是建于5100年—4700年前的伟大工程,它是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也是世界上最早、规模最大、最完备的防洪水坝系统。它的发现改写了中国水利史,比传说中的大禹治水也要早一千多年。它的发现,是继良渚古城之后又一次石破天惊的重大发现,也再次证明了良渚遗址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重要物证。因此,该发现毫无悬念地被学术界评为“2015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良渚文化已进入早期国家阶段

经考古勘探和发掘证实,良渚古城的台地、城墙以及水利系统均由人工堆筑而成。据不完全统计,整个宫殿区面积0.3平方公里、堆筑高度10余米,土方量约为211万立方米,接近埃及大金字塔的工程量。良渚遗址中目前已确定的人工建设的土石方总量超过1000万立方米,假设参与建设的人数为1万人,每3人1天完成1方,每年工作日算足365天,则需要连续不断工作7年多时间。如此浩大的工程量,不是原始社会那种血缘组织能够完成的,这反映出当时不仅有着丰富的人力、物力资源,还有着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深刻揭示了强制性权力的高度集中,标志着良渚文化已经进入了成熟文明和早期国家阶段。

墓葬的等级分化和严格的用玉制度,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良渚文化进入了国家阶段。在良渚古城系统中,既有反山、瑶山、汇观山等王陵级别的墓地,文家山、后杨村、江家山等贵族墓地,也有卞家山、庙前等遗址代表的平民墓地,反映出当时已存在森严的等级制度和高度分化的社会阶层。从王陵墓地和贵族墓地中的随葬品来看,当时已经有了以“神人兽面纹”为对象的社会统一信仰,并围绕对神的崇拜,设计了琮、钺等一整套玉礼器系统,以玉事神、藏礼于器。其中,最高统治者既掌握神权,又掌握王权和军权,是我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国家(政权)形态。

2013年,享誉全球的考古学家科林·伦福儒教授参观了良渚博物院和良渚古城遗址后颇为震惊,激动地表示要将良渚遗址作为中国最早的国家文明的见证写入其第七版《考古学》一书。科林·伦福儒教授认为,“中国新石器时代是被远远低估的时代。良渚遗址出土的玉琮、玉璧带有明显的象征意义,表现出一种文化的交流和联合,是具有共同观念的文化联合体形成的标志,很大程度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复杂程度和阶级制度,已经达到了‘国家’的标准,这就是中国文明的起源”。

保护与传承文化遗产

以良渚古城为核心的良渚遗址为中国五千年文明的起源和发展提供了特殊见证,并真实地、完整地保存至今。对于这样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我们该如何保护与传承呢?

由于其重要意义,良渚遗址的保护工作历来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199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被列入国家文物局重设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0年,良渚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被列入我国首批12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在遗产保护过程中,按照积极保护、科学保护的理念,建立了文物保护特区、成立了专门的保护机构、出台了专门的地方性保护法规,为良渚遗址的有效保护提供了强大的支撑。

与此同时,在保护良渚遗址的过程中,当地政府十分注重尊重遗址所在地民众的生存权、发展权,开创性地建立了遗产保护补偿政策,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和对民众进行经济补偿,支持遗产地进行生态农业发展、美丽村庄建设,增强遗产地民众的幸福感,调动他们自觉保护文化遗产的积极性。国家文物局在全国总结推广良渚遗址保护的这些经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博科娃女士观看了良渚文化展览后,赞叹良渚文明的伟大,对中国政府在保护文化遗产上做出的努力表示赞赏。

此外,政府还特别重视对良渚文化的宣传、教育与传承,尤其以广大青少年为重点,希望增强青少年对祖国文化遗产的认知,为传承良渚文化、支持良渚遗址的永续保护打下了基础。而广大社会公众,则可以通过良渚博物院举办的展览和类型多样的科普活动,近距离认识良渚文化。

今年6月9日是我国第二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让我们一起感受祖国文化遗产的魅力,为传承与弘扬祖国文化遗产尽自己一份力。(陈寿田)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