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7版:读书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7版            读书
 
今日关注

2017年12月8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故宫临时工到专家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周瓦

《天下一轮春秋月》
中共中央宣传部《党建》杂志社 编
人民出版社

宏伟壮丽的紫禁城,是一部浓缩的中华5000年文明史,是一座取之不竭的文化宝藏,是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对于故宫这样一部大书,能全卷通读又能读懂的人恐怕不多。但是,守护故宫半个多世纪的著名文物专家、清史专家——朱家溍不仅通读了,而且读懂了,有的篇章还读得很精:恢复宫中陈列,识别宫中用品,整理造办处史料,鉴定文物古器……他对故宫的角角落落都能讲得清清楚楚。因此,朱家溍被称为“故宫活字典”,以下就让我们看看朱家溍与故宫的故事。

“工作有一种魅力笼罩着你”

1943年,朱家溍第一次到故宫当临时工。由于父亲朱文钧是著名金石学家,他从小就对文物耳濡目染,十几岁就接触金石书画,但是把它真正当作工作还是第一次。他说:“我觉得这个工作有一种魅力笼罩着你,能给你很大的快乐。”

抗战结束后,朱家溍正式成为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从此,他与故宫结下了半个多世纪的缘分。故宫里的九百多间房屋他都去过不止一次。每次进去,他都如入宝山,目不暇接。在参加“提集”“编目”“陈列”“库房整理”等工作时,他发现自己未曾见过的文物实在是太多了,要把它们从生疏变成熟悉,需要一生不懈的努力。

朱家溍在明清宫廷史方面的研究,在故宫堪称权威,在国内也屈指可数,尤其对故宫的宫廷原状文物,可谓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1998年,故宫博物院进一步复原太和殿,尤其是复制已毁的乾隆所题匾额和左右对联,形制和书体的依据是一张照片,有人提出书法按照片勾摹,但照片太小,字迹又不甚清晰,难度很大;有人就主张请专门仿学乾隆字体的书法家来临仿。朱家溍果断拍板:“临摹原迹!”文保科技部摹画组遂几番逐步放大临摹,最终得以圆满完成,挂上太和殿后顿增宏伟气势。

在调整其他宫廷原状陈列时,如养心殿和西六宫、坤宁宫洞房以及恢复乾隆太子宫重华宫时,承办人员都曾向朱家溍请教过,遂使之尽量接近了历史原貌。在朱家溍的指导和推动下,现今正式成立原状陈列科,并有专人从事研究,为宫廷史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朱家溍在晚年出版的《故宫退食录》,囊括了他在故宫工作与碑版书画等的鉴定,珐琅、牙角、雕漆、书籍等器物的研究,先世遗泽,清宫礼俗,有关宫廷生活的作品正误,宫廷和贵胄演戏情况,四时府邸园林,有关故宫博物院诸事,京剧及一些名家,方言及饮食,等等,一应俱全。

著名学者张中行赞曰:“有关清代掌故,巨至朝政,细至礼俗,有问题,有争议,要人家朱家溍说了算。”

他找到香妃像破绽

朱家溍选编的《养心殿造办处史料辑览》,是清代宫中制作行业的原始资料汇编。在此类工作程序中所留下的大量原始记录,直接影响着古代历史和古代艺术史研究者的认识,被视为“入宝山之路”。

朱家溍就是从这些档案资料中作出了诸多文物制造的考证。如:清代传世的大量家具是没有款识的。过去古物鉴定专家根据家具的造型风格,大致划分清代家具为清初、乾隆、嘉道以下、晚清四期。凡制作新颖、质美工精的家具都称为“乾隆造”。趋于一般化而木质做工较为逊色的,则认为是嘉道以下的制品。

朱家溍通过查阅档案发现,清代的家具和其他工艺品一样,都有它的发展规律,发展到乾隆年达到高峰,过此逐渐下降。更确切地说,清代家具新的做法、造型、装饰在雍正时已经具备。传世的清代家具,过去定位“乾隆造”的,其中不少应该是“雍正造”。

自1914年在北京故宫西华门内的武英殿后浴德堂内举办了“香妃画像展览”后,香妃就轰动了国内外,成了一位令人瞩目的人物。当时社会上流传着一张“香妃戎装像”。

这张画像源自避暑山庄的画屏,后来民国时故宫办古物陈列所,就将其调入宫中。朱家溍发现画屏背后并无应有的记载签子,所以画中人究竟是谁无从得知,怎么能说她是“香妃像”呢?他就此进行了缜密的考证。原来当避暑山庄的文物运到北平后,民国政府内务部一位朱姓总长看到了该花屏顺口说:“这大概是香妃像吧?”不负责任的故宫工作人员就这样确认下来,造成积非成是几十年。

参观故宫博物院的游客很想知道,在当时没有现代科技的殿堂,是如何度过炎热夏天的?

朱家溍在这些生活小事上也有一番考证。他发现在乾隆御制夏日养心殿斋居诗中,有一句“深沉彤殿暑全祛”,就是对皇宫建筑居住感受的描写。皇宫实际和北京大住宅也差不多,例如前廊后厦的北房可称得上是冬暖夏凉。因为北京的天气夏季早晨和夜间都是比较凉的。早上9点钟就把堂帘支窗放下来,这样,外面的热气进不来,可保持室内凉爽。到下午6点钟太阳西下,再把堂帘卷起,支窗支起,凉风就进到屋内。

还有一样设备,就是在室内陈设的“冰桶”。从前北京夏季民间用冰,有什刹海冰窖、安定门外冰窖、阜成门外冰窖。皇宫内用冰自明代即取之于皇城内“御用监”冰窖,清代还沿袭使用这个冰窖。“冰桶”是木制、锡里、外有铜箍,约一尺五寸高,二尺见方,下有约一尺高的木座,上有两块带透空钱式孔的木盖,把天然冰摆在“冰桶”内来降温。故宫博物院至今还保存有这种“冰桶”。

摆放在太和殿正中的雕龙宝座是明清帝王权力的象征。然而,1915年袁世凯登基称帝后,把那把雕龙髹金大椅不知挪到何处去了,在屏风前面安设一个特制的中西结合、不伦不类的大椅。椅背极高,座面很矮。据说因为袁世凯的腿短,但又要表现帝王的气派,所以采用西式高背大椅的样式。

那座至高无上的帝皇宝座就这样退出了历史舞台。于是,朱家溍用了四五年寻找它的下落。

他回忆说:“我终于在一个堆积着破烂房料,梁啊栋啊以及花牙子什么的地方,找着一个破椅子,我看它像。四个柱子裹着龙,这都破了,这么立起来,还是像个圈椅似的。同时我看见一个日本人照的相,是庚子年他们占领者在这儿照的相,照的就是这么一个椅子。当时断定,它可能是失踪的那个宝座。后来又从康熙皇帝画像里看见有一个坐宝座的像,坐的也是这个宝座。”

1964年9月,这件龙椅修复后陈列在太和殿的宝座上。

“我家自此与收藏无缘。”

朱家溍一直住在北京东城区父亲买的两间平房里,并将启功先生亲笔题写的“蜗居”二字挂在墙上。然而,他却为国家捐赠了上亿元文物。

朱家溍父亲朱文钧为相国世家,书画之余,酷爱金石,博学精鉴,名重一时。他生逢乱世,民国早期市面上文物流散颇多,为了保护这些珍宝不流失国外,遂倾家产尽力搜罗,并与当时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先生约定,待社会安定之时,即化私为公,将所藏悉数献给国家,以图永久保存。

1953年,朱家溍的母亲把丈夫生前有意将所藏碑帖捐给故宫之事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母亲对朱家四兄弟说:“你父亲曾经有这个诺言,我看现在已经到时候了。就用你们兄弟四人的名义,办理捐赠手续吧。”于是,兄弟四人写了一封书信给文物局,全部碑帖共700余种无偿捐赠。

1976年,母亲已去世十多年,大哥朱家济也已去世,由朱家溍提议,两位哥哥同意,将家藏家具和多种古器物无偿捐赠给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这些明清国宝级文物中尤以宫廷家具为重,包括黄花梨、紫檀、楠木等制作的大型多宝槅、条案、几案、宝座及床等一级文物,其中乾隆紫檀叠落式六足画桌等3件为国内仅存。

同年,朱家兄弟又将父亲两万余册历代古籍善本捐诸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图书馆。其中宋本唐人文集六种:《李长吉文集》四卷、《张文昌文集》四卷、《许用晦文集》二卷拾遗二卷、《孙可之文集》十卷、《司空表圣文集》十卷、《郑守愚文集》三卷,皆为藏书中之冠冕。

1994年中秋佳节,中国最早建馆的博物馆之一浙江省博物馆新馆开放。这一天,在书画馆展出了4件稀世珍品:北宋名家李成的《归牧图》、许道宁的《山水》、南宋画院四大家之一夏圭的《山水》及宋人画《邃堂幽静》。这是朱家溍向国家捐献的第四批珍贵文物,除上述4件外,尚有11件历代法书、绘画等精品。

当时,中国的文物市场已经开放,古文物价格动辄数十万、百万。朱家溍这次捐赠的总价可达上千万元。

朱家4次捐赠文物后,朱家溍说:“我家自此与收藏无缘。”(周瓦)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