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8版:文苑 上一版3
第8版            文苑
 
今日关注

2017年9月22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书画光影中的莲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金辰

李海波 摄

秋风渐凉,夏日盛开的莲正默默谢幕。

四季轮回,惟有书中的莲馨香依旧,画中的莲光影永存。

以前有朋友问我,莫奈的画里我最喜欢哪幅。我当时半开玩笑地说,肯定是《四季睡莲》,因为我只看过这一幅。然而现在我几乎看过了莫奈绝大部分画作,却依然钟情于《四季睡莲》。夕阳下的小径是暧昧的粉红色,路边的草丛绿得浓烈,一如向后延伸的层层叠叠的树林。不过这一次的树林以艳丽的红和黄闯入视野,衬托着画面正中央的拱桥。我爱这里浑厚浓烈的原色,我爱那不可思议的红黄色差。医学界称这是莫奈的白内障带来的视觉异变,但我依然相信那是莫奈心底的天光。

林清玄在《用岁月在莲上写诗》中写道,莲花其实就是荷花,在还没有开花前叫“荷”,开花结果后就叫“莲”。因此他总觉得荷花的感觉像一个洁净无瑕的少女,“莲花则是宝相庄严,仿佛是即将生产的少妇”。我想,怕是周敦颐也没有写清那“荷”与“莲”的区别呢。

谈到荷花,人们想到的总是“出淤泥而不染”,荷花天生带着纯净无垢、袅袅婷婷的少女气质。而莲的魅力,仿佛并不在于圣洁,更在于开花结果,在于端庄秀丽,在于孕育生命。仿佛莲天然带着生活的辛酸和生命的吟唱。我喜爱少女的纯净无瑕,但我更热爱岁月沉淀带来的温厚,我更爱那温婉与成熟的莲。

而蒋勋笔下的莲,让人眼前浮现出落日下的莲田,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那景象。落日下的莲田,会像莫奈的《干草堆》一样美得让人震撼吗?印象派的画作美而真实,让人觉得美“在人间”。但有时光与影的冲突与融合过于浓烈,又让人迷失在光里,不知置身何处。我见过许多地方的落日,有小小的城市公路上的、有军营里的、有丘陵边的、有阁楼上的。而看得最多的是在傍晚归家时,看着窗外绿的白的闪着光的层层树叶上染着的落日余晕,闪烁的树叶后面,是群青朱红调成的天空背景。我常常这样看着日落,想象着落日下的莲田。

我想象自己是莲田旁小桥上的一粒石子,港口的一点灯光,莫奈画中的一点色彩,莲旁的一湾水波。我愿意守在那座喧闹又静默的桥上,默默守护着一株莲。或者就做莲田里的一只水蛙,也想远远望着一株莲。(金辰)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