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4版:反腐观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4版            反腐观察
 
今日关注

2017年9月11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震慑常在

——大型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第三集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经常杀个“回马枪”,只要过去的问题没有见底,没有彻底解决的,还是要杀“回马枪”。

巡视是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要继续创新体制机制,建立健全组织领导、统筹协调、报告反馈、整改落实、队伍建设等工作机制。要创新组织制度,内部挖潜、盘活存量,充实队伍、优化结构。要创新方式方法,更专、更活、更准。

——习近平

本集梗概

十八届中央巡视从一开始就打破既有模式,进行了多项改革创新。巡视“回头看”实际上就是再巡视。王三运和虞海燕在“回头看”中的落马,突显了“回头看”的利剑作用,释放出“巡视不是一阵风”的强烈信号。

科学的程序设计和组织制度、方式方法的不断创新,使一些隐藏伪装很深的违纪违法问题,也在巡视中被发现。通过“下沉一级”的方法,被吹捧为安徽股神的陈树隆现出原形。巧妙掩盖非法所得的杨振超也难逃惩处。

《巡视利剑》第三集《震慑常在》,敬请关注。

1 “回头看”就是政治复查,是围绕政治的再巡视

“回头看”是十八届中央巡视的重大制度创新。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就首次提出了巡视“回头看”的设想。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巡视汇报时明确指出:“巡视过的31个省区市,不是一巡视了就完事,要出其不意,杀个‘回马枪’,让心存侥幸的感到震慑常在。”2015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要对省区市开展‘回头看’,特别是对那些整改不力、查案不够、震慑不大的地区,要优先安排,决不能让他们觉得巡视是‘一阵风’。”

“回头看”就是政治复查,是与时俱进的新巡视、围绕政治的再巡视。既紧盯老问题,检查整改落实情况,更注重发现新问题,对没有见底的问题再了解,紧盯党内政治生活,延伸放大震慑效果。一些第一次巡视后本以为侥幸过关的腐败分子被“回马枪”挑落马下。

【案例】 落马背后有着漫长的较量

2014年第一次巡视时,虞海燕是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此前他曾经担任酒泉钢铁集团的一把手,巡视组接到了不少对他在酒钢任职期间的问题举报,巡视结束后,中央纪委对巡视移交问题线索展开调查。

对此,虞海燕是恐惧的,所以他想方设法地去接触一些纪检干部,去拉拢腐蚀这些人。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的原副主任明玉清,想利用虞海燕的权力,为经商的儿子在甘肃拉项目。2014年巡视之后,明玉清不仅把中央纪委的调查内容向虞海燕通风报信,甚至最终胆大妄为地帮助虞海燕抹平问题,将他的线索作了了结处理。

虞海燕认为已经平安着陆,感到有恃无恐,各种违纪违法行为变本加厉。正因为如此,第一次巡视之后,纪检机关仍然不断收到关于他的举报,而且又多了不少新问题。巡视“回头看”进驻甘肃后,也迅速接到了不少相关反映。

虞海燕把大量酒钢公司的亲信调到兰州市多个核心部门、核心岗位任职。跟随虞海燕从酒钢走进兰州,就等于坐上了提拔的高速列车,人们因此戏称他们搭上了“酒钢号”。除了“酒钢号”,虞海燕还整合设立了一个叫市委市政府督查室的部门,先后选调141名青年干部进入督查室“锻炼”,提拔使用其中76人到重要岗位工作。虞海燕让亲信金晋哲主管督查室,经常通过“培训”向这些青年干部灌输效忠观念,培植个人势力。虞海燕授意对市委市政府定点接待场所金城山庄3号楼进行了豪华装修改造,长期占用,作为他和一些关系密切的下属和老板们吃喝聚会的秘密据点。

2016年11月至2017年1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甘肃开展巡视“回头看”,巡视结束后第五天,虞海燕被中央纪委带走审查。

【案例】

巡视发现的问题线索,经纪检机关调查均属实

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中国西部重要的生态屏障,它涵养的水源是甘肃、内蒙古、青海部分地区500多万百姓赖以生存的生命线。然而,多年来这里的违规开发活动触目惊心,到2017年2月,保护区内有144宗探采矿项目,建有42座水电站,其中不少存在违规审批、未批先建,导致局部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到2016年多次对此作出重要批示,然而甘肃省并没有真正落实。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的王三运,表面上摆了姿态走了形式,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到问题严重的地区去调查研究,也没有认真督促相关部门抓好整改落实,更没有对相关领导干部进行严肃问责。

监管缺失的原因不仅是责任落实不到位,还涉及利益输送,不少层级的官员和企业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王三运也牵涉其中,导致对中央决策阳奉阴违。王三运先后担任过贵州、四川、安徽、福建四省的省委副书记,不少在这些地区和他就联系密切的老板,在他任职甘肃省委书记后随即来甘肃发展,王三运也利用职权为他们在获取项目、通过审批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王三运还纵容甚至授意亲属在甘肃承揽工程以权谋私,还为多名老板办事,收受钱财、房产以及玉石、字画等贵重物品,涉嫌受贿犯罪且金额巨大。巡视发现的问题线索,经纪检机关调查均属实。2017年7月11日,刚刚调职全国人大的王三运被正式立案审查。

【启示】

“回头看”有一整套的工作要求和标准去衡量、去检验这个地方的整改。所以这两个月是集中发现问题的两个月,也是看地方整改效果的两个月,也是深度挖掘这个地方的政治生态的两个月。

巡视“回头看”实际上就是再巡视,它释放出了不是巡视一次就万事大吉的信号,彰显的是党内监督的严肃性与韧劲。王三运和虞海燕在“回头看”中的落马,突显了“回头看”的利剑作用,释放出“巡视不是一阵风”的强烈信号,对心存侥幸者形成强大震慑。

2 通过谈话和信访获取的信息,准确锁定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

巡视组每进驻一地,首先和党员干部广泛谈话,同时接收大量群众来电来信来访。通过谈话和信访获取的信息会成为巡视组梳理研判的基础,帮助准确地锁定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陈树隆在芜湖任过主要领导职务,所以巡视组在下沉一级的时候就重点了解他们在任的时候,是否存在着党风廉政建设这些问题。询问一些在押的知情人,也是巡视的方法之一。杨振超的问题就是通过这一方法有了重大发现。

【案例】 利用职权购买原始股、炒作股票获取暴利

陈树隆,安徽省副省长。毕业于安徽财贸学院,到党政机关任职前,多年在安徽的国有金融证券企业担任一把手。有人吹捧他为安徽的股神,他利用自己熟悉股票、期货交易的专长以及在金融行业积累的人脉资源,通过股票证券市场牟利。他表面上打着招商引资、金融创新,打着这些幌子,然后给他选中的一些上市的公司或者私营企业大量的政策优惠、财政扶持,在背后利用职权购买原始股、炒作股票,这样来获取暴利。陈树隆的许多违纪违法行为,正是通过“下沉一级”的方法,抓准了问题的突破口。

【案例】

多方掩盖非法所得

在淮南,巡视组听说曾经和杨振超搭班子的市长曹勇正被立案审查,其中有涉嫌在工程项目中牟利的情节,而对杨振超的反映也正是同类问题。巡视组向曹勇询问情况,获得了杨振超利用内弟参与淮南市工程牟利的明确线索。

杨振超任职淮南市委书记期间,主持山南新区的开发工作,他授意内弟“招商引资”拉来企业开发房地产,然后利用职权为这些企业顺利获得土地、政策支持等事项提供帮助。这些企业则给杨振超内弟大量干股作为回报,内弟自然要将部分获利“转交”杨振超。

杨振超曾经为一个老板办事后,向对方索要一套上海的房产,由他占有使用,产权却放在老板名下。巡视之后,出于担心杨振超又找这名老板补签了虚假的租房合同,这套位于上海黄金地段价值1800万的房产,象征性地按每月4000元补了租金,试图以这种方式掩盖事实。

【启示】

杨振超和陈树隆都曾经长年担任企业一把手,此后虽然从企业到了党政机关,但逐利至上的价值取向却从未改变,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将商品交换原则带入党内政治生活,严重破坏政治生态。这条亦官亦商的道路,最终通向的是毁灭。

当权力遇上贪欲,再加上心存侥幸,往往会令人盲目,忘记了一些其实并不复杂的道理。执掌权力者既需要时刻自我警醒,从监督制度上也必须时刻有利剑高悬。巡视要保持它的锐度,需要不断自我磨砺,推陈出新。

3 不断改革创新,使巡视利剑高悬、震慑常在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抓好工作创新,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适应形势发展,推动巡视内容、方式方法、制度建设等方面与时俱进,完善工作机制,增强巡视工作的针对性、实效性。”巡视利剑作用的发挥、全覆盖的实现、“回头看”成为常态,都离不开改革创新。

十八届中央巡视从一开始就打破既有模式,进行了多项改革创新。从2013年第一轮巡视开始,就探索实行“三个不固定”,不再是固定人员长期固定巡视某个地方或领域,而是巡视组组长、巡视对象、巡视组与巡视对象关系不固定,巡视组长实行“一次一授权”。十八届中央历次巡视,都是到了动员部署会上,才公布巡视组长授权任职及任务分工的决定。

之所以巡视组能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在全然陌生的环境和对象中找准问题,科学的程序设计和组织制度、方式方法的不断创新发挥了很大作用。从开展专项巡视、实行一托二、探索机动式巡视,到广泛谈话、核查个人事项报告、下沉一级了解情况等,一轮轮巡视下来,提炼出了多项有效管用的制度和方法。

2017年2月27日,第十二轮巡视拉开序幕。这是十八届中央最后一轮巡视,而改革创新并未止步,首次“机动式”巡视亮相。“机动式”巡视更加短、平、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很短的工作时间里,迅速准确发现问题,推动被巡视对象解决问题。

【结语】

巡视永远在路上,创新也需要永远在路上。只有不断与时俱进、改革创新,才能使巡视利剑高悬、震慑常在,精准地击中问题,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顺风耳”,为全面从严治党提供有力支撑,更好地服务于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