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4版:反腐观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4版            反腐观察
 
今日关注

2017年7月10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严管“小五长”手中的权力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何育容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了5月份查处的54起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在54起案例中,过半被通报对象集中在以村支书、农技站长、司法所长为代表的“小五长”身上。

基层所长、站长、校长、院长、村长(支书)等,被俗称为“小五长”。上级惠民政策是否落实到位,专项资金能否顺利发放,他们起着关键作用。虚报冒领、弄虚作假、贪污侵占……现实中,一些“小五长”化身“小腐长”,使好政策打折扣,是基层贪腐的高危人群。

本应是惠民政策与群众的纽带 有人却琢磨监守自盗

“小五长”承担着惠民政策与群众的纽带角色。作为基层政策的具体实施者,资金如何调配、审批程序的把关,他们有决策权,有些人就趁机起了监守自盗的歪心。

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东桥镇敬老院原院长邓瑜,看到孤寡老人相关事项都交给敬老院全权代办,身份证、户口簿、“一卡通”存折等重要证件,也都存放在院里。作为敬老院大当家的邓瑜,以他人名义申请补助再贪污挪用,自然“一路绿灯”。

细数涉及“小五长”的案例通报,他们中的多数担任着一把手。例如,江西省余江县马荃镇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庄优如、河北省魏县泊口乡华北村党支部书记华书印、四川省射洪县司法局复兴司法所原所长张新峰等。作为部门或村组织的第一责任人,政策实施由其全面统筹,班子成员唯其马首是瞻,更凸显他们“说一不二”的地位。

“有的上级单位为了下属单位一把手能够配合工作推进,对被管辖单位的管理失之于宽松软;再加上一些乡镇纪委力量有限,甚至有些出问题的‘小五长’本身就是纪委委员,使其权力处于监管边缘。”江西省临川区纪委党风政风室主任乔锟说。

不少典型案例显示出,群众监督也常常缺位。有的基层地方要么政务公开留白、政策宣传不到位,群众无法行使知情权、监督权;要么有的“小五长”一手遮天,群众即使明知合法权益被侵犯,也敢怒不敢言。

2016年,海南省屯昌县新兴镇兴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刘书监与村委干部在填表时,令领6箱蜜蜂种苗的群众填7箱,群众明知实际领取数目和签领数目不符,却因害怕日后其他扶贫物资都领不到,只得默许。

此外,宗旨意识、纪律意识淡薄,官本位思想严重,是这些“小五长”蛀虫的另一特点。湖南省吉首市马颈坳镇林农村原村支书石乔清在接受调查时说:“我当村干部不就是为了捞两个钱吗?这怎么还违法了?”反映的正是一部分“小五长”当官发财的畸形权力观;另一方面,一些校长、院长看重业务工作,轻视党员身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导致踩了纪律底线而不自知。

近水楼台先得月

“小五长”化身“小腐长”

“小五长”处于惠民政策链条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民生物资和扶持政策他们最先接触。如此先天优势,让一些“小五长”的贪腐动机很容易达成。

不少“小五长”担任资金补贴的直接发放人,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职务便利。为了实现侵占目的,造假是常用手段。例如,虚报粮食面积、重复上报改造工程数量、虚构人头数等。典型案例是,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魏庄村党支部原书记魏永伦,利用职务便利,在河道治理拆迁过程中,重复上报集体设施,骗取补偿款4.8万余元,用于个人生活支出。魏永伦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并被追究刑事责任。

翻阅各地纪检机关查处的侵害群众利益案件,多名干部沆瀣一气,搞暗箱操作,进而集体瓜分国家资金的窝案串案多发。其中,“小五长”首肯,班子成员追随,整个班子结成“利益共同体”是突出特点。

2016年江西省抚州市纪委就查处一起典型案件,该市临川区章舍社区居委会新村建设工作,计划将对涉及拆迁的居民进行补偿和安置。得知此消息的社区党支部书记丁岸堂认为是发财的好机会,召集居委会主任熊全模、会计付辉昌、民兵营长龙盛高、妇女主任邓燕琴等人,合谋将居委会的旧办公楼和社区小学的旧教学楼买到私人名下,并将拆迁补偿款和安置土地瓜分。

并不是所有“小五长”都有直接接触资金的权力,但并不妨碍他们生财有方,即明目张胆吃拿卡要。四川省射洪县司法局复兴司法所原所长张新峰先后以“教育管理费”“监管教育费”等名义,向31名社区矫正人员索要费用1.47万元用于个人支出。

除此之外,还有些“小五长”凭借自己一村之长的身份,独断专行。河南省舞阳县孟寨镇澧河村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张健国,不仅在村内采取“高压手段”治理,还以“家长”“拳头硬”“万岁”自居,在村里勒索村民、殴打村干部,无恶不作,不仅不为民服务,反成一方之害。

密织监督网

严查动惠民“奶酪”的硕鼠

“‘小五长’的权力虽小,但放在大量资金不断拨付、制度约束仍不完善、监管不时缺位的背景下,这种权力很容易被滥用。”江西省临川区纪委副书记何剑辉表示。

防范“小五长”任性,需要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综合来看,各地进行了不少探索。如开具权力清单,建立基层党员干部廉政档案,制定重大事项报告、勤廉双述等制度,同时,实行“村账乡管”的管理模式,村级财务由乡、镇(办事处)财经所统一规范管理,对于强农惠农资金实行“一卡通”,直接打卡到农户,减少中间环节。规范村级固定资产构建处置操作规程,建立农村建房管理办法等制度,扎牢制度的“笼子”。

对此,专家建议,要将干部监督作为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重中之重,细化干部监督的具体措施。突出基层“关键少数”,严格监管“小五长”。

阳光是最好的反腐剂。要推进信息公开,将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惠农政策、补贴金额的动态及时公开,保证老百姓知情的同时,充分调动“小五长”身边的群众监督力量。

不仅要把群众监督的积极性调动上来,纪检机关还要主动沉下去。据媒体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宜州市、江西省横峰县纪委紧盯扶贫领域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通过深入基层接访、开展专项巡察等措施,精准发现问题线索;宜州市纪委干部还在村镇流动人口较多的区域,向群众宣传举报方式,织密监督网。

有针对性地开展专项整治,对于藏匿在“小五长”队伍中的蛀虫有震慑效果。江苏省淮安市纪委针对全年及重点领域案件,发挥审查导向作用,先后开展了“基层五长”“民政资金”“产业发展资金”等重点领域专项整治活动,严肃查处“职级低但影响较大、金额小但性质恶劣、事情小但反映强烈”的“小官小案小事”。开展专项整治以来,该市共查处“基层五长”案件834件。

近日,湖南省通报22起扶贫领域“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典型案件,包括益阳市安化县乐安镇熊耳村村委会主任刘春秋在内的一批违纪“小五长”被查处。对于顶风违纪者坚持从严惩处,决不姑息。不仅要惩处贪腐的“小五长”,还要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通过问责,层层压实责任,让党员干部彻底打消侥幸心理,自觉遵规守纪。(何育容)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