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6版:史鉴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6版            史鉴
 
今日关注

2017年4月24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两朝御览藏册府 万卷图书贮寿安

——记故宫的藏书与藏版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周莎

寿安门,故宫图书馆就设在寿安宫。(本文作者拍摄)
左图:《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内页,钤印为“静寄山庄”。(本文作者提供)
右图:《钦定武英殿聚珍版程式》书影,这一页展示的是刻字。

在紫禁城的西北隅,静静伫立着寿安宫,它曾是崇庆皇太后万寿圣典的场所。提起寿安宫,很多人是陌生的,因为这座宫殿并没有对外开放。但若是身为故宫人,则是再熟悉不过了。寿安宫占地8346平方米,是紫禁城内一座太后寝宫,其北部为英华殿,东部为雨花阁,南部为寿康宫。寿安宫坐北朝南,整体布局以中轴线为中心,轴对称的建筑分列两侧,自南向北中轴线上的建筑依次为寿安门、照壁屏门、春禧殿、寿安宫、寿安宫花园。

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后,这里被辟为故宫图书馆的办公之地。九十余年以来,数以千计的故宫人曾在这里读书钻研。今年是寿安宫辟为图书馆的九十二周年,步入耄耋之年的册府,依然用她博大精深的知识与文化,哺育着无数故宫人。

故宫博物院作为博物馆,基本职能是文物的保管与收藏。文物的范畴很广,广义地说,它包括遗存在社会上或埋藏在地下的历史文化遗物,又可以分为可移动文物和不可移动文物。图书和雕版都属于文物的系统范畴。接下来,笔者简略谈一谈故宫图书馆的藏品。目前,故宫图书馆藏品按材质大致可以划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纸质文物,包括卷轴文书、古代典籍;另一部分是雕版文物,以明清两朝内府刻书的书版实物为主。

纸质图书文物

第一,天禄琳琅藏书。乾隆九年(1744),乾隆下旨从秘府藏书中选其善本进呈御览,并在昭仁殿内排架收藏,赐名为“天禄琳琅”。经过多年搜求,天禄琳琅藏书愈加丰富,藏书遵循“四部分类法”分为经、史、子、集,各部之中则以时代先后为序。天禄琳琅藏书均有详尽的题解,是文献学研究的重要材料。可惜的是,嘉庆二年(1797),乾清宫失火,延烧昭仁殿,天禄琳琅藏书毁于祝融。嘉庆旋即下旨重新辑录天禄琳琅藏书,这批藏书也均有详尽的题解。

目前,故宫图书馆与天禄琳琅藏书有关的存藏包括乾隆四十年(1775)的内府朱格抄本《天禄琳琅书目前编》三部、嘉庆年间内府朱格抄本《天禄琳琅书目后编》五部及嘉庆年间绘制的《天禄琳琅排架图》。

第二,清代内阁大库的藏书。内阁大库是内阁收藏文书、档案的库房,内阁大库档案尤其具有史料价值,清末由于内阁大库整修而移出,此后几经流散,存于多方,设于故宫内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收存了大量内阁大库文物,此外故宫图书馆亦存有部分清代内阁大库的藏书。

第三,杨守敬与观海堂的藏书。杨守敬是清末的大学者,考证功夫极为细密,杨守敬与门人熊会贞所著的《水经注疏》乃《水经注》研究之集大成者。在历史地理学家的身份之外,杨守敬亦是知名的金石学家、藏书家,观海堂是杨守敬的藏书楼,1915年杨守敬逝世后,其藏书部分入于故宫博物院。故宫图书馆曾为之编辑过两本书目,分别是1926年油印本的《大高殿藏观海堂书目》和《故宫所藏观海堂书目》四卷。

故宫图书馆还收藏有一些大部头的书籍,如《永乐大典》《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等。对于《永乐大典》《四库全书》,读者想必已很熟悉了,这里介绍一下《古今图书集成》。

《古今图书集成》是康熙朝著名学者陈梦雷主持编纂的一部类书,全书分为六个汇编——《历象汇编》《方舆汇编》《明伦汇编》《博物汇编》《理学汇编》《经济汇编》,各汇编下又分若干部分,如《理学汇编》下有《经籍典》《学行典》《文学典》等。《古今图书集成》是我国现存规模最大的一部类书,所谓类书是将原书打散,再分门别类进行编纂,它与《四库全书》是不一样的,《四库全书》是丛书,原书的篇章结构是完整保存下来的。《古今图书集成》分散在不同单位保存,故宫图书馆存有一部,是原存天津蓟州盘山行宫静寄山庄的。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故宫图书馆所藏史部书籍也不在少数,除“二十四史”与《资治通鉴》《御批资治通鉴纲目全书》等属于《资治通鉴》系列的书籍外,还收藏有《清朝通志》《大清通礼》《大清会典》等介绍清代典章制度的政书。地理之书在四部分类法中也属于史部,故宫图书馆也收藏有清代地理总志《大清一统志》等地理之书。

故宫图书馆还收藏有大量的佛道书籍,《道藏》《龙藏》(乾隆年间编纂的佛教经典总集,又称《乾隆大藏经》)自不必说,此外还有佛教善本写经,如御笔写经和臣工写经等。

所谓御笔写经,是指历代皇帝亲笔书写的佛经或道经。就故宫所藏的这批文物来看,所抄写的佛经为大宗,它们的包装富丽堂皇,多以经折装为主。那么在宫中都是什么时间来抄写佛经呢?清代帝王大都是在每月朔望日和四月初八的浴佛日抄写佛经,其目的一则可以为父母祈福,二则可以修身养性,三则寓意国运绵长。故宫图书馆收藏的御笔写经包括康熙三十七年(1698)抄写的《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一卷、康熙四十一年(1702)抄写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卷、乾隆九年(1744)抄写的《御书黄庭内景玉经》一卷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简称《心经》,言简义丰,流传极广,有多位清朝皇帝抄写过此经,除康熙抄写的经卷外,还有乾隆、嘉庆、道光、同治、光绪抄写的经卷。

臣工写经主要是指清代王公大臣们抄写的各种佛经和道经,他们多在皇帝的万寿节、皇后的千秋节及元旦、冬至等庆典时抄写,然后恭献给皇帝、太后,以示祝福之意。臣工写经的落款处多署名“臣某某恭进”或“臣某某敬书”,并盖有臣工的私印。这些手抄本的佛经成为故宫图书馆独具特色的文书典籍,它们做工精良,包装精美,用纸用墨上乘。乾隆三十二年(1767),杨廷璋用一千瓣菩提叶书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卷,别出心裁。总而言之,抄经寄托了吉祥、顺利、平安等美好之意。

在地图方面,故宫图书馆存藏了大量的专门性舆图及方志图,为地理学研究提供了资料,主要有万历二十八年(1600)刻本《广舆记》、康熙四十一年(1702)怀崇堂刻本《虎丘山志》、康熙五十六年(1717)内府刻本《皇舆全览图》、乾隆四十三年(1778)内府刻本《盛京舆图》、乾隆五十三年(1788)武英殿刻本《钦定日下旧闻考》、乾隆年武英殿刻本《钦定清凉山志》等。

故宫图书馆还存藏有一些少数民族典籍。儒家的孔孟诸书和程朱学派的理学著作,很多在清代都被译成了满文,如《日讲四书解义》《大学衍义》《孔子家语》《劝学文》《劝善要言》等,由此可见清代皇帝尊孔崇儒的态度。用汉字书写的重要文学作品也翻译成了满文,如《封神演义》《三国演义》《西厢记》《西游记》《水浒传》等。还有一些医学著作也译成了满文,如中药炮制学著作《雷公炮炙论》、脉学著作《王叔和脉决》等。

清朝还编纂了几部语文工具书,其中以《御制五体清文鉴》为大宗,所谓“五体”即满、藏、蒙、维、汉五种语言,一个满语词语下,依次列有藏文译文、蒙文译文、维吾尔文译文、汉文译文,是了解少数民族语言及其与汉文互译的重要资料,此书仅有抄本存世,并无刻本,其中一部抄本即存于故宫,此外故宫还存藏有《音汉清文鉴》《增定清文鉴》《满洲蒙古汉字三合切音清文鉴》等。

雕版文物

除了纸质图书文物外,故宫图书馆还藏有大量雕版文物,统计数据显示故宫藏版文物共计244153块。故宫所藏的雕版,属于可移动文物的范畴。《说文通训定声》中对于“版”的定义是“判木为片,名之为版”,又有“凡木之析为片者谓之版”的说法。

故宫所藏雕版,有书版、图版、照会、版画等。从年代上看,上起明代,下迄民国,其中故宫所藏最早的雕版是嘉靖四十二年(1563)刊刻的《大乘诸品经咒》之刻版。按不同的材质划分,有木版、铜版和石版。从类别上划分,有经、史、子、集、类书丛书五大类。从文字上划分,又分为汉、藏、蒙、满四种文字。从版刻时间上来说,书版分初刻印版、重修印版、递修印版等。从技术方法上来说,书版分凸版、凹版、漏版等。

明清两代的宫廷刻书工作,留下了为数众多、种类纷繁的雕版文物。这些雕版文物中,又以在内府所刊刻的藏版最为精美。明清两代内府雕版印刷拥有两大刻书处:明代经厂与清代武英殿刻书处。清代由武英殿承办的内府刊刻的书版称之为“殿版”,作为古代文物实物,它见证了古代手民精湛的技艺与宫廷印刷的样式与风格。

故宫收藏的书版主要有四个来源:其一,清廷入关后接收明代内府遗存的书版,如《正统道藏》《永乐北藏》和北监本《二十一史》《十三经注疏》等,北监本指的是北京国子监刊刻的书籍,明代北京与南京都设有国子监,南京国子监刊刻的书籍称为南监本;其二,清内府武英殿及各部衙门所刻的书版文物;其三,清代匠工承刻进呈的书版,如《全唐诗录》等;其四,新中国成立后上级拨交与捐赠的书版,如民国徐世昌所刻的书版《晚晴簃诗汇》《退耕堂政书》《明清八大家文钞》等。

综上所述,故宫图书馆的藏品无论是典籍,还是雕版文物,都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它不仅包含文物本身的价值,在内容上也蕴含着深远的意义,诚可谓待采之学术富矿。尤其故宫收藏了数量繁多的雕版,其中的内府书版在中国雕版印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每逢清明后,寿安宫里遍布了盛开的杏花、海棠花等,芳香四溢。唐代大诗人杜甫曾写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对喜爱读书的人来说,寿安宫是故宫中最好的场所。耕读兰台,问学册府,是故宫人最开心的时光。(作者周莎系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员)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