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8版:思想 上一版3
第8版            思想
 
今日关注

2016年4月11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诚信为本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常会营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论语·颜渊》)

上面集中论述了在去食、去兵与去民信三者之间的取舍问题。孔子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首先选择了去兵,因为兵是不祥之器,这在《老子》中也曾提到,《老子》第三十一章: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在这里,孔子与老子的观点是一致的。战争会残害人民,会靡费财用,所以先去除它。这一点是大家所公认的,应该没有什么疑义。但是,如果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必须在去食与去民信两者之间做出选择,那么应该选择先去谁?人们都知道民以食为天,粮食是关系人民生死的大事,如果人都饿死了,那么民信似乎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必然会流于空虚。从这个角度来说,去食应该放在最后才是,因为民信似乎应该是只有在民生之时才谈得到,如果人民都饿死了,那么还谈什么“民信”呢?

然而,孔子却并不这样认为,他选择了去食,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去民信。那么,孔子是否犯了常识性的错误呢?我们看孔子的回答:“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孔子之所以选择去食而最终保留民信,是因为他深深知道,民信是比生死本身更为重要的。自古皆有死,从此意义上说,死是古往今来人所不能规避的常事,民信却是一个国家维持其邦国稳固必不可少的要素。宁肯不要粮食了,宁肯人都饿死了,也不能失去民信,这一点无论在何种历史条件下,在何种时代环境里,似乎都显得尤为重要。

“民信”似乎历史上很早就是一个受人关注的问题。夏桀统治时期,由于奢侈腐化,横征暴敛,民不聊生。即使在此情况下,他还把自己比作太阳,人民都愤恨得不得了,咒骂夏桀说:“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意思是说,你这个可恶的太阳啊,我愿与你同亡!这里就可以看出民信问题的重要性了,结果在商汤的讨伐下,夏王朝顷刻间土崩瓦解,夏桀仓皇逃窜,死于南巢。同样,为博褒姒红颜一笑而“烽火戏诸侯”的周幽王,也落得了众叛亲离、身死国灭的悲惨下场。

与之相反,商汤与周文王、周武王都是通过在人民之间树立了崇高的威信,然后才讨伐桀纣成功的。民信问题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朱熹在《四书集注》中评价曰:“民无食必死,然死者人之所必不免。无信则虽生而无以自立,不若死之为安。故宁死而不失信于民,使民亦宁死而不失信于我也。……愚谓以人情而言,则兵食足而后吾之信可以孚于民。以民德而言,则信本人之所固有,非兵食所得而先也。是以为政者,当身率其民而以死守之,不以危急而可弃也。”

朱熹认为,以人情而言,那么兵食足然后我的威信可以传播于民。而以民德而言,则信本来是人所固有,不是兵食能够得以在先的,所以为政者,应当亲身率民以死守之,不因为形势危急而可以丢弃的。由此,孔子在去食与去民信之间做出的最终抉择,便是我们可以理解的顺理成章的事情了。而孔子的这种选择,难道不值得我们好好思考吗?诚信诚乃为政治国之本。

此外,孔子还曾夸赞自己的弟子子路说:“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论语·颜渊》)即在处理案件的时候,因为子路忠信明快,所以话一出口人们都信服他,不用等到他把话说完。人们都夸赞子路说“子路无宿诺”(《论语·颜渊》)。意思是,人们都说子路没有遗留的承诺。因为他笃于践行所言,根本就不留下什么承诺。《论语集注》尹氏说:“当时的千乘之国(大诸侯之国),不相信他们的盟约,却相信子路的一句话,他被人们所信服由此便可以知晓了。一句话就能断案,是因为在他说之前人们都相信他了。不遗留承诺,所以能成全其威信。”

孔子认为,“信”是一个人必须具备的德行。

子张问仁于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论语·阳货》)

他的学生子张向孔子请教“仁”时,孔子回答说:“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子张进一步请教具体内容,孔子回答说:“恭、宽、信、敏、惠。”同时指出,“信则人任焉”(《论语·阳货》),即做到信则会受人任用。孔子还提倡“谨而信”,“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论语·学而》)。他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论语·为政》)人若不讲诚信,譬如牛车没有套牛的横木,马车没有套马的横木,车子怎么可以行走呢?孔子把那些不讲信用的人称之为小人,是不屑与他们交往的。

孔子认为,为政者一定要取信于民,“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民,使民以时”(《论语·学而》)。治理一个有千乘兵车的大国,要严肃认真地对待工作,要信实无欺。要使“民信之”(《论语·颜渊》),因为“不信民不从也”(《左传·昭公七年》)。孔子的学生子夏说:“君子信而后劳其民;未信,则以为厉己也。”(《论语·子张》)为政者必须先取得百姓的信任,然后再去号召百姓,不然百姓会认为你在劳苦折磨他们。孔子还说:“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论语·子路》)为政者讲信用,你所管理下的人民没有敢不说真话的。

由此可见,诚信对于治国理政来说是何等的重要。现在我们努力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强调“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正是有见于诚信在一个国家和社会中的重要性而做出的正确决策。(常会营)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